您的位置:兴隆资讯 >头条  
头条

为了滴水不漏的“黄金通道” ——禹王集团90天奋战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纪实

时间:2018-11-01 来源: 浏览次数: 文字大小:


 

    10月23日上午,广东珠海,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正式举行,自此,一桥连三地,天堑变通途。

  港珠澳大桥跨越伶仃洋,东接香港特别行政区,西接广东省珠海市和澳门特别行政区,总长约55公里,是“一国两制”下粤港澳三地首次合作共建的超大型跨海交通工程。在这个举世瞩目的旷世工程中,禹王集团曾经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   一条招标信息

  2017年6月,禹王集团营销系统得到这样一条招标信息:港珠澳大桥岛隧防水工程开始招标。面对这么重要的招标信息,公司战略事业部丝毫不敢耽搁,马上向总部做了汇报。

  港珠澳大桥,举世瞩目的桥梁工程,如果在这个工程中大展身手,不但能为企业创造效益,更重要的是能为国争光,为家乡添彩,为创造一流防水品牌增添重量级砝码。为此,集团高层马上决定,全力以赴争取中标。

  王立新,经验老道的防水项目经理,曾经多次高质量完成急难险重施工任务,这次,公司领导的目光又聚焦到他的身上。

  临危受命,王立新经历过很多次,但这一次非常特殊,因为这一次是肩负国家使命、企业未来,能不能干好意义非常重大。王立新二话没说,马上组织人员投入到紧张的前期准备工作当中。

  由于招标日程很短,王立新团队面临工期紧、任务重的巨大压力。如何在较短时间内制定出科学有效的防水技术方案?作业环境复杂、交通不便等因素如何解决?怎样制定应急预案?一系列问题摆在面前,能做的就是加班加点,攻坚克难。

  抓住机会,证明自己

  参与此次竞标的企业,都是国内防水界一线品牌,东方雨虹、科顺、卓宝、宏源等实力大咖纷纷加入竞争行列,其激烈程度不言而喻。

  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。前期的精心准备,加上禹王在防水界响当当的名号以及深厚的历史底蕴、雄厚的业绩积累,在第一轮竞标结束后,盘锦禹王以技术标和商务标第一名的身份进入到下一轮。

  然而,留给禹王团队更为惊心动魄的考验就在这一轮。这一轮不再是数据、材料上纸上谈兵,而是真刀真枪的现场实战。2017年8月9号,在港珠澳大桥珠海项目部,现场模拟的大桥施工断面摆在禹王和东方雨虹两个入围团队面前。在这里,两个队伍需要现场比拼各个施工环节,通过专家打分,最后胜出者将成为中标单位。

  8月的珠海热浪滚滚,站在火焰喷枪后面的队员已是汗透衣背,但是,每一环节,禹王团队都是一丝不苟操作,机械化、规范化、标准化,几十种工艺机具在操作中熟练运用,样样表现都极为完美,获得了项目部的一致好评。经过现场打样、实力比拼,禹王团队以机械化程度高、操作规范标准而一举胜出,成功地夺取了港珠澳大桥岛隧防水工程标段,成为了旷世工程中众多施工队伍中的一支,自此,盘锦力量正式进驻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施工现场。

  攻克一道道难关

  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防水标段包括6.75公里的海底隧道和两个人工岛的防水工程,整体施工面积10多万平方米。王立新带领20余名年轻员工来到施工现场时,这里正是热浪滚滚的夏季,南中国的潮湿炎热给北方团队留下了深刻印象,但与潮湿炎热并行而来的是一道道技术难关。

  大桥海底隧道双侧距离是12.5米,常规防水卷材长度仅为7.5米、10米,若选用常规卷材,就需要有很多的搭接点,搭接越多,隐患越大。为彻底解决这个问题,王立新建议采取定制生产卷材的办法,就是直接生产12.5米长的防水卷材,这样铺设过程中就不会出现横向搭接问题。经集团总部同意,12.5米长标准防水卷材迅速组织生产,并运至施工现场,甲方对禹王速度赞不绝口。

  有米下锅了,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解决怎么做饭的问题。南中国的环境绝对不会给施工者留下一片坦途,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潮湿。在北方晴天很多,而在港珠澳大桥施工现场,晴天有如天山上的雪莲一样难得一见。尤其是海底隧道内,更是潮湿得要命。而防水施工必须保持在干燥的环境下进行。

  解决潮湿问题,王立新团队着实下了一番工夫。施工面基层含水率必须低于9%,而隧道内含水量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值。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从基层处理剂上着手。王立新团队找来多种处理剂进行现场实验,反复数十次,最终选定了一种专门用于道桥施工的防水涂料,这种涂料能确保在基层含水量较大的情况下仍具有超强的粘结性。几昼夜的奋战终于换来了实验的成功,大家高兴得反而合不上眼。

  潮湿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接下来的难题更令人如临深渊。海底隧道每隔6米就会有一个段缝,整个隧道有1000多个段缝。填充段缝,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。王立新团队在困难面前越挫越勇,他们再次经过现场反复试验,最终选用非固化橡胶沥青防水涂料作为填缝材料。这是一种具有长效柔性及出众回弹性的涂料,用它作为填缝剂,既能实现挤压有收缩,又能保证拉伸不断裂,天衣无缝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  随着一个个问题顺利解决,防水施工也进入到了快车道。为了确保施工效率,王立新团队又相继设计应用了一些新设备,比如卷材铺贴机、双枪头热熔枪、非固化涂料热熔机等,大幅提高了施工效率。

  摘取王冠上的明珠

  岛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桥“核心工程”,也是世界唯一深埋沉管隧道,由沉管隧道和东、西人工岛等三大部分组成,其中海底沉管隧道总长5664米,基槽底标高负45米,由33个巨型管节水下沉放对接而成,每一节管节的体量都堪比一艘航空母舰。施工要求在变幻莫测的洋流里对接精度控制在4厘米以内,被建设者喻为“在大风里穿针”,堪称是前所未有的世界级难题。这个“核心工程”的关键点就是防水,只有确保隧道滴水不漏,才能实现大桥的安全畅通。

  如果把港珠澳大桥比作一顶王冠的话,那么其中的防水工程就是一颗闪闪发光的明珠,虽然它不是最闪耀的,但是如果没有它的存在,整个王冠将黯然失色。

  在炎热的施工现场,薛杨、王一龙等技术骨干都是90后青年,他们穿着浑身透湿的施工服,坐在桥边吃着简易的快餐;他们每天都要在近7公里的隧道内穿行,经受喷枪的炙烤、设备的重压;他们住在人工岛简易的工棚内,8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......

  薛杨最为自豪的是,在他的手机中保存着这样一张珍贵的照片,那是他与港珠澳大桥总工程师林鸣的合照。照片上,身高1米90多的薛杨身体略微倾斜,笑容灿烂地站在林鸣身边,林鸣目视前方,有着说不出的深邃与威严。薛杨说,“面对施工监理的严格检验,我没有害怕;面对德国专家细如毫发的现场挑刺,我也没有害怕;但是站在总工程师旁边,我还是有一些畏惧的,因为我亲历了施工现场,我真正地感受到了港珠澳大桥的伟大。我为我能拥有这一段宝贵经历而骄傲。”

  在港珠澳大桥的90天,王立新团队6个班组、20多人,他们在那个遥远的南国,用自己娴熟的技艺、出众的表现,书写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。施工结束时,大家竟有些恋恋不舍,拍照、拍照还是拍照,大家想把最难忘的记忆都留在镜头里,他们要把记忆全部带回去,永久珍藏。

  为了梦想,再出发

  2018年5月28日,在上海国际防水技术展览会上,记者曾采访过禹王集团董事长于在河。于在河说,“我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禹王产品更多地走出国门,为祖国争光,为一带一路建设、为东北振兴做出新的贡献。”

  港珠澳大桥防水工程的成功实施为禹王增添了底气。

  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禹王并没有躺在功劳簿上,精益求精、再接再厉是禹王人的始终追求。经过不懈努力,目前,禹王集团已拥有辽宁、湖北、安徽、四川、广东、西北6个防水材料生产基地及禹王化纤原材料生产基地,在全国设有35个分公司、700余家经销商,销售施工队伍超过1000人。拥有国家专利59项,主导参编国家标准、规范68项,并获得“高新技术企业”“国家级守信企业”“中国建材企业200强”等荣誉。

  目前,禹王产品成功运用于天安门观礼台修缮、国家体育场(鸟巢)、上海环球金融中心、武广高铁、北京新机场、南京地铁、宁波栎社机场等国家重点项目,并出口到韩国、老挝、俄罗斯、突尼斯、沙特、乍得、印尼、雅加达、加拿大等国家,禹王集团与中建、中交、中铁、中储粮、远大、万达、美凯龙等知名建筑企业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设立了办事机构。

  “我们今年的销售目标是15亿元人民币,未来要以每年20%到30%的速度递增,最终实现‘百年企业、百亿产值’的‘双百’目标。”于在河说。

  港珠澳大桥的辉煌一笔已经渐行渐远,但禹王的“王者之路”将越走越宽。(宣传部)